欧美出现了新的一代鞋业设计师

日期:2016-05-24  

关键词:网页模板,网站模板,智能建站,模板建站,模板网站,企业建站模板,企业网站模板,网站建设模板,网站设计模板,广州企业网站模板

著名鞋业设计师主要崛起在欧洲,因为在美国随着现代鞋业大规模生产得到迅速发展,个体鞋匠显得多余。美国的鞋业起萌于新英格兰的殖民地,那里的农夫冬天在厨房里制作自家用的鞋。整个家庭都参与这项工作。男人割皮革、贴鞋底,女人缝鞋边。殖民时期鞋匠们所用的工作台成了收藏家的物品。由于掌握了制鞋的技艺,一些有胆识的农夫就开办了小鞋作坊,三四个工人一起把当地鞋匠缝好的鞋料进行拼装、上底,然后制成成品鞋。
1750年,马萨诸塞州的利恩建了一个制鞋厂,使当地的制鞋技术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在那里工人不再是独立的做鞋,鞋的每个制作环节都由一个受过训练的专人负责。生产线开始形成。起初的鞋仍然是订做的,但为了使工人在淡季有事可干,鞋坊老板开始做没有预订的鞋。这些鞋被称作待售鞋,摆在当地商店的橱窗里。哈维两兄弟早期是用马车装待售鞋,到附近的地方兜售。

在1793年,他们在波士顿开办了第一家鞋业零售店,每逢周三和周六出售成品鞋。十八世纪中叶以来,发明家们一直致力于缝纫机的改进。直到1790年,第一台专用于皮革加工的缝纫机才由一个名叫托马斯·圣特的英国人改造出来。它差不多只是一个垂直向上可在皮革上打孔的锥子。英国的马克.布朗勒爵士曾任纽约港的总工程师,他发明了一种压力机,可用金属针把鞋帮与鞋底缝起来。为了在英国反拿破仑的战争中尽职,在伤残军人的帮助下,布朗勒一天生产400双鞋子。战争结束以后,英国的制鞋工业又回到了手工操作的方式。


1810年,美国出现了类似的机器。与此同时,两个名叫井格布勒和约利勒尔的法国人也在巴黎制造这种机器。一位名叫布勒西的德国斯图加特的制鞋人尝试过用螺钉把鞋帮和鞋底连接起来。1829年,美国马萨诸塞州梅里马克一个名叫纳赛尼尔·涅奥拿多的人,使钉鞋机得以最后的完善。大约在1812年,马萨诸塞州沙顿的托马斯·布兰查得,把一部制枪托用的车床改成了用来雕刻鞋楦的机器,鞋楦是一个制成鞋状的木模,鞋就是在它上面拼装的。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还是在新英格兰,鞋匠们开始借助模具来裁剪鞋帮,而不再依靠个人的裁剪技能。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滚轧机在皮革压缩方面的应用,便于鞋帮后跟加固后部成型。英国人仍继续手工制鞋,直到十九世纪末期,才迫于经济的需要转入机器生产。这时他们才发现所有的专利权都属于美国人,他们不得不租用美国人的机器,并支付专利权使用费。但这也使英格兰保留了很强的手工制鞋的传统。

1846年,马萨诸塞州斯宾塞的艾利斯·豪维把一台缝纫机登记了专利。该机不仅可以缝合布料,而且可以用蜡线来缝合皮革。三年后,美国发明家伊沙克·M·辛格在波士顿发明了带踏板的缝纫机。


1858年,利曼·B·布莱克发明出可以把鞋底和鞋帮缝合起来的机器。两年后,一位名叫麦克的绅士对该机器进行了完善。以后的21年当中,布莱克和麦克强手联合垄断了机制鞋行业。在意大利,手工制鞋的传统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而在法国,预订鞋的设计与生产规模不大的时装业紧密地结合到一起。巴黎的时装业是由一个名叫查尔斯·弗里德里克·伍斯的英国人创立的,1858年他在巴黎的得·拉佩斯大街7号开办了一家时装店。他第一个于每一季推出一批服装,并叫年轻姑娘来当模特。作为时装界崛起的第一人,他还第一个建立了设计服装的体系,设计出来的服装可以在巴黎的工厂里批量生产,并销往全世界。奥地利驻法大使夫人保琳·得·麦特里奇公主穿了他的一件衣服去参加了拿破仑三世的宫廷舞会,这给了他第一个大好机会。很快拿破仑三世的妻子约瑟尼皇后和宫廷里的其他贵妇开始穿伍斯的衣服。


他设计了第二帝国时期的豪华衬裙并在背后加上了腰垫,使之成为了十九世纪七十和八十年代妇女的标准服装。伍斯主导着人们的着装品位,在1895年去世之前,他已在为欧洲所有的皇室制作服装。有的服装甚至没有加标签就给秘密地送到维多利亚女王的宫廷里面去。伍斯死后,生意由他的两个儿子盖斯顿和让·菲力浦接管。他们很快意识到时装正在飞速变化,1900年,为了赶上不断变化的时装品味,他们请来了当时只有21岁的设计师保罗·波乐斯。波乐斯的前卫服装很快就出现在当时的名流显贵身上。在为伍斯兄弟干了四年以后,他离开他们,另起炉灶。那时,一些其他的时装店---帕奎、舍路特、道舍特---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伍斯兄弟商店的周围和邻近的文多姆广场上,巴黎成了世界时装业的中心。大多数制鞋人默默无闻地为时装店工作,但少数人开始成为知名的鞋业设计师。


穿着波乐斯或帕奎服装的时髦女性,一定穿着利谢里大街的查百里或得·拉·古朗基·巴特利尔大街的费里所设计的鞋。帕拉帝斯·波森勒尔大街的皮乐特是这些设计师中最能追赶潮流的一个。他出生于1817年,是一个乡村鞋匠的儿子,从父亲那里学会了制鞋的技术。1855年,他到了巴黎,并凭借伍斯兄弟在时装业买主中赢得了名声,这主要得益于他所设计的鞋后跟,它要比当时流行的路易后跟更瘦、更直。皮勒特退休以后,他的儿子接管了生意。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皮勒特的鞋都以高贵典雅而著称。

当皮勒特在伦敦和巴黎的鞋店吸引了成千上万的顾客的时候,另一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巴黎开始工作的著名鞋业设计师只赢得了20名顾客。他的名字叫皮托·严特尼,自称是“世界上要价最高的设计师”。这保证了他有一个独有的客户群。他的鞋陈列在纽约市艺术博物馆。继严特尼之后,安得·佩鲁吉是又一个来自莱斯的年轻设计师。他的制鞋技艺是跟他意大利的父亲学的。佩鲁吉是被波勒特带来巴黎的,在许多时装公司干过事。他设计的鞋在法国诺曼的得·拉·肖绪博物馆陈列着的数量达两千只。


萨尔瓦多·费拉加莫,年轻的意大利鞋匠,1914年移民到波士顿以后,他把手工制作女鞋的技艺带回了美国。由于对美国机器制鞋的方法深感失望,他搬到了加利福尼亚,成为了一名道具制作人,同时为电影界人士手工制鞋。很快电影明星就开始购买他的鞋了。在他1927年回到意大利以后,那帮明星仍然是他的忠实顾客。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他开发出以软木作底的鞋,流行了十多年。他死后,他的代表作还曾在世界巡回展出。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一个名叫戴维·艾文斯的年轻英国人在费拉加莫之后来到了美国西海岸,成了好莱坞明星们的鞋设计师。他还为包括比尔·布拉斯和奥斯卡·得·拉·伦塔在内的纽约最著名的时装设计师设计过皮鞋。同时,富有传奇色彩的罗杰·维尔去巴黎为克里丝琴·戴尔工作,在那里因设计出了细高跟女鞋而出名。他的富有创意的作品也是全世界的艺术博物馆猎取的目标。
欧美出现了新的一代鞋业设计师,尽管还没有博物馆留意他们,但其作品已经受到顾客和时装设计师们的青睐。马罗·布拉尼克、琼·哈尔佩恩、莫得·弗里让、贝斯和荷伯特·列文、安得·费思特、简·简森、帕特里克·科克斯和克里丝琴·卢伯斯的作品更有灵感,可以说,他们的作品将来某一天也会与他们那些知名前辈的作品享有同样的地位。他们的鞋将被作为艺术品来欣赏,而不只是脚的保护物。
作品《鞋》31×14.5CM,采用青田封门冻石雕刻,作品构思独特,巧妙运用其俏色,作者以生活中平凡的一个鞋,刻画出反映了人生经历的曲折,在平淡中更凸显人性化的生活阅历。路在脚下,这鞋曾经踏遍万里崎岖、这鞋曾为事业的成功走南闯北、这鞋永远使人难忘,是它陪伴我们走向了成功之路。